偷腥楼下寂寞的人妻

2018-01-11

八月酷暑湿热的夜晚,窗外的知了,一切都显得那么躁动不安,但又无处释

放。迷迷糊糊中听楼下隐隐传来时断时续的「不要……呦……嗯……啊……」的

声音,开始我以为是谁受伤了,可听了一会儿觉得不对,这种声音穿透力很强,

却又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听起来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悸动,让人心慌。

  过了一会儿我凝神细听,居然是楼下阿娇卧室里传出来的。阿娇是我们这知

名的身材好的少妇,总听男人们在茶余饭后谈起她的晃晃悠悠的奶子和大屁股,

老关经常开着玩笑说,打赌一包中华烟,我敢去抓一把她的大奶子,然后就听他

们放肆的大笑。由于我在二楼,而阿娇家在一楼,上下楼很方便,我穿上鞋子想

去一探究竟。

  在楼道里走着,随着临近声音逐渐清晰了起来。呻吟声中夹杂着含混不清的

「你再用劲……啊……噢……好舒服……呦……干死我了……再用力……啊……」

  阿娇的卧室里开着昏暗的灯,我俯下身,慢慢移到窗前,绵绵不断的呻吟声,

迷乱仓促的喘息声音,我脑袋「嗡」的一声,阿娇头发披散的躺在床上,两条大

白腿在空中挥舞着,仿佛在为她的老公加油鼓劲,而她老公紧紧的抓着近乎被揉

变形的乳房,前后不停的蠕动着。

  揉了一会,她老公改成一只手来回不停搓捏乳房,另一只手把着一条大白腿,

这样能更用力的插入,更深的插入,随着前后的冲刺,阿娇呼吸也越来越混乱,

越来越急促:「再用力干我……被你搞死了……我要被你搞死了……马上要死了

……再用力一点,加油,再用力……啊……啊……」

  她老公显得越来越亢奋,像百米冲刺一样越来越勇猛。「啊……丢了,丢…

…了……我要爱死你了……啊……」阿娇娇喘吁吁的叫着,颤抖着,她老公像一

滩泥一样趴在了阿娇的身上一动不动。

  我悄悄地起身离开,躺回到床上的时候,比起刚才更睡不着了,心里更加燥

热需要发泄,只好又起身冲个冷水澡,然后沉沉的睡去,这几天只要我看到成双

或者隆起的东西,我就会想起那天晚上阿娇晃晃的一对大白奶,两条性感的大白

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时刻期待着这样的声音再次出现,我渐渐迷恋上了这样

的感觉。

  一天傍晚,正在看一档娱乐节目,里面一个叫刘言(谐音)的女主持人,身

材与面貌都特别像,我忍不住想去楼下看看阿娇在干什么。我蹑手蹑脚的来到阿

娇的窗外,里面虽然亮着灯,但空无一人,正在我悻悻的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

传来了一阵淋浴的声音,原来她在洗澡。

  由于我们住的是老式的楼房,我拐了个楼角,摸到了她家浴室的窗外,让我

血脉喷张的情景出现了,光滑如白玉般的娇躯在充满蒸汽的浴室里若隐若现,阿

娇用浴帽把头发收了起来,露出凝脂一样白嫩的脖子,不时扭动着玲珑的曲线来

迎合水流,阿娇用护乳霜不停的按摩两只白嫩的乳房,像两只小兔子一样在跳来

跳去,按摩后的双峰愈发的挺拔。

  这时,她转过了身体,看到了茂密的黑森林,浓密性感的突起,像一块馒头

一样,这就是传说中的馒头B吗?我第一次见到了真实的版本,阴毛像屋檐滴雨

一样流淌着不知道是洗澡水,还是过剩欲望而带来的淫水。

  冲好之后,阿娇仔细的擦干了身体的每个角落,像指引我看清每一个部位一

样,从头到脚,从乳房到阴部,我没落下任何一个角落,阿娇披上轻纱,慢慢的

走出了浴室,轻纱是透明的,若隐若现的双峰和贴在腹部的阴毛让这种朦胧美达

到了极致,阿娇弯腰收拾浴具的时候,屁股后面的一条缝隙全部暴露在了我面前,

我竟然看到蚌珠一开一合,此时我已欲火焚身。回到了房间,又是一个难眠的夜

晚。

  这几天平时有事没事的经常和阿娇聊天,知道了原来她老公经常出差,这也

是为什么最近好久没有听到那样淫声浪语了,和朋友吃完晚饭回家,冲完澡脱光

衣服,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楼下面传来:「别动,我老公会回来的……他看到了

不好」,「不……我不管……你是我的……你爱的也是我。」

  逐渐我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了,我赶紧穿上鞋,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趴在小

窗边,看见扔的满地凌乱的衣服,阿娇身上只剩下了粉红色的胸罩和半透明的内

裤,那个陌生的男人把阿娇紧紧的压在墙上,阿娇粗重喘息嗔怒的说:「为什么

才来,我等了你好久。」

  男的撕扯一样把阿娇的胸罩扯了下来,一对乳房像出膛的炮弹一样弹射了出

来,不停的挤压在男人的胸前,阿娇胡乱的把男人扒的一丝不挂,胡乱的扔着一

地衣物,男人一把把阿娇扔在了床上,扯下了内裤扔了出来,正好扔在了窗边,

我看到T字裤的下面已经湿湿黏黏的了。

  阿娇一把推倒了男人,直接握住了男人的鸡巴,上下不停的套弄了起来,男

人舒服陶醉的享受着阿娇的温柔,阿娇伸出舌头来回舔弄着马眼,从上至下仔细

的品味着每一块鸡巴上细嫩的肌肤,这时阳具已如铁石一般坚挺,阿娇扶起两团

白嫩的面团,夹住坚挺的阳具,上下不停的套弄着,向下套弄的时候露出龟头,

阿娇用嘴轻轻地衔住,吸吮一口后离开,蜻蜓点水一样若有若无的刺激着这个宝

贝。

  显然男子已经受不了了,一把掀翻了阿娇,直接用嘴去攻击阿娇最敏感的小

穴,「啊……啊……好舒服……」男子边舔着阿娇的阴部,边用的手试探的攻击

着阿娇的小穴。阿娇的叫声越来越放荡,越来越肆无忌惮。「亲爱的……啊……

用手……用嘴……插……用力……我好痒……进去……啊……快进去……快亲嘛

……啊……」

  男子明显加快了舔的节奏,手指已经深深的插入了小穴里面。阿娇摇头晃脑

不停的抓着男子的粗壮手臂,「宝贝儿……啊……你……嗯……怎么……嗷……

才来啊……噢……搞……我……嗯……搞死我……呀……插我……啊……」

  男子明显抵御不住这样的浪叫,迅速的翻身压住了阿娇,一双大手却依然抓

不住阿娇的奶子,狠命的揉着,那双大白奶子被揉的像面团一样变形,阿娇也随

着他的揉捏,越发的放浪,「不要光揉……啊……来插我……哦……用力的操我

……来啊……啊……」

  男子手里拿着命根子,在阿娇的洞口蹭来蹭去,阿娇的水已经打湿了床,已

经泛滥了,男子趁阿娇不注意,猛然的一下齐根插入,阿娇像死了的人起死回生

一样弓起了身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又摔在了床上,随着男子不停的抽插,阿

娇也叫声连连:「好热……好痒……好大……好舒服……啊……用力……操我…

…」

  那男的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阿娇身子不断弓着身体迎合抽插,两只雪白的

奶子上下晃动着。「嗯……就是这样……不要停……啊……好舒服啊……爱死你

了……啊……嗯……」阿娇尽情的放浪着,真骚啊。

  那男人把阿娇翻了个身,让阿娇上半身趴在床上,翘起屁股对着男人,从后

面看阿娇浑圆的大屁股,像桃子一样,撅起的屁股缝露出粉嫩的小穴,这样的场

景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呢,不想操呢,男人明显把持不住了,激动的迅速插入,一

下一下猛烈的顶着,像马达一样抽插了足足有5分钟。

  此时阿娇渐渐的没有了声音,忽然,阿娇浑身颤抖,像受了电击一样抽搐不

停,「我不行了……放过我吧……爱……死……你了快来……啊……」

  那男人显然也到了极限,急速的抖动着,并从喉咙里发出嘶哈的低吼声,最

后两个人同时趴在了床上。

  一天,和朋友吃饭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的回到家里,路过阿娇的家时,听

到里面传来「哦,明天才回来,这次出差怎么这么长时间啊,要注意身体」的电

话声。

  我仗着酒劲,推开了阿娇的家门,他们家的防盗门竟然没有从里面上锁,

「阿杰?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我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看我这个样子阿娇有些生气,「你看我干什么啊,我家里又没有其他人,你

喝酒了吧,快回家去吧。」

  「不,难道一会儿有其他人来吗?我刚才听电话你老公今天不回来了啊。」

  阿娇显得不高兴了,「你要干什么,你再不走我可喊人了!」

  「哎哟,是谁趁老公不在家找野男人啊,我可什么都知道。」

  阿娇顿时整个身体软了下来,对我说:「好阿杰,不要告诉我老公,你有什

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对,都可以。」说着说着,我已经来到了阿娇的面前,一把把阿娇的衣服

扯了下来,她今天竟然没有戴乳罩,一对白晃晃的大奶近在咫尺,我的头皮一阵

发痒,浑身燥热,一动不动地呆住了!身下的鸡巴早早的高翘了起来,把短裤顶

得高高的!

  阿娇抓住我的手,往她胸前一按并说:「今天晚上我是你的。」

  我的手感到柔软和弹性,像按在了无边的大海上,想无尽的揉捏这对宝贝儿

的乳房,就这么傻傻的站着揉。阿娇笑了笑,「傻孩子。」然后把我的裤子一点

点的褪去,用手轻轻撩过我的大腿,突然用力把我的脑袋按在了她两个乳房中间,

我用我的鼻子和脸颊不停的蹭顶阿娇的奶子,一口吸住了奶头,用力的吸,轻轻

地咬,细细的舔。

  此时阿娇已经软趴趴的瘫在我身上,我转身抱起她放在了床上,当我再次俯

身那对奶子上的时候,有些头晕目眩,这是真的么?还是我喝多了产生的幻觉?

当阿娇一下子用嘴衔住了我的命根子的时候,我瞬间明白这种刺激舒服的感觉梦

里不会有,这是真实的。我像过电一样,浑身颤栗着享受阿娇带给我的刺激。

  阿娇抓着我的手慢慢的引入到乳房上,「摸摸它……」我的手再次感到了那

软软的弹性。我抓住一个乳房狠狠的握了下去,另一只手抚摸着阿娇滑嫩的肌肤,

阿娇的手又一次抓住了我的鸡巴,她用手指不停的撩拨着,不时用手指在鸡巴的

顶部摩擦一下,阿娇的乳晕很大,乳头很小是粉色的,像果冻一样粉嫩粉嫩,硬

硬的挺起来。我的下面早就被她弄得坚硬如铁。

  她躺在床上,一只手快速的搓弄着我的鸡巴,另一只手揉着我的蛋蛋,嘴巴

不停的在我大腿根上扫来扫去。我也躺在他的身下,侧卧69式,我用手指分开

两片大阴唇,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小阴唇和不断流淌着透明液体的洞洞,我一口含

住了上面的豆豆,阿娇嘴巴立刻离开了我的鸡巴,身体僵直了一样,我知道她舒

服了,我不停的舔弄着豆豆,手指慢慢的撩拨大阴唇,小阴唇,最后在洞口进进

出出不停的动着,阿娇此刻已经不能舔我的鸡巴了,只是手还紧紧的握着,不停

的喘着粗气。

  「啊……舔啊……继续……舔……加油……手指……插……插我……快……

啊……用力……」随着身体的不断扭动,洞洞里面不断涌出大量的液体,阿娇说

她高潮了。她对我说:「我来伺候伺候你吧。」说着两腿分开缓缓的坐在了我的

大腿上,用手把我那挺立的鸡巴握住又开始套弄起来。

  我情不自禁的开始扭动身体,阿娇微微的坐了起来,拿着龟头摩擦着热乎乎

的洞口,忽然,龟头一热,我睁开了双眼。阿娇正慢慢的往下坐,龟头被一种湿

滑包围了,那种麻痒的感觉更加强烈,我臀部向上顶着迎合,我想让我的鸡巴全

部插入进去。可她也随之往上抬,我又离开了那温热和湿滑,当我停下,那火热

的湿滑又浅浅的包围了我。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完全彻底的欲火焚身,第一次切身

体验了性的挑逗!

  正当我心痒难禁之时,阿娇猛的往下一坐,我颤抖了一下,我仿佛是进入了

一个充满火热岩浆的火山口,那种湿热粘滑的感觉是打手枪从来就没有过的。阿

娇在上面开始慢慢的扭动,身子一起一浮,双乳也开始跳动。我感到好像有一只

湿热的手在把我往火山的最深处拉,火山是活动的,一浪一浪的压过来,我闷闷

的呻吟了一声。

  阿娇在上面开始自我陶醉般的浪叫起来:「哦……啊……好……顶……噢…

…啊……我喜欢……要……」

  「嗯……我好……好硬……快……了……啊……啊……啊……」

  只见她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上下晃动的力度越来越大,每次深深的坐下屁

股碰撞我的大腿发出啪啪的声音,慢慢的她已经坐不住了,半趴在我身上,我死

命的揉着她那对豪乳,下身拼命的向上顶着,阿娇悬空的屁股一动不动感受着来

自我的冲击。我觉得那个洞口越来越紧,似乎在收缩,又好像是一只更为温软的

手把我紧紧握着不住的套弄。

  「啊呦……我……好开心……马上……来了……啊……嗯……啊……不要停

……用力……再用力……再用力……啊……啊……」

  我禁不住这淫声浪叫和在我脸上蹭来蹭去的奶子,集中精力下体一阵猛烈的

抽送,一股股火热的暖流冲进了她的体内。当我回过神来,发现阿娇紧闭着双眼,

身子不停的颤抖。

  让她平息了一会,她俯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坏男人,你把我操的好舒服,

以后你要常来找我哦。」随后我就昏沉沉的睡着了。

  以后只要阿娇的老公出差,我就去她们家干她,她说我比她老公和那个野男

人强多了,以后只和我干,不过这段关系维持了一年多,我们搬家到另外一个城

市,慢慢也就断了联系。

口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